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海南怎么治愈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9 15:23:52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海南怎么治愈白癜风,夏津白癜风,久治白癜风医院,昌乐治疗白癜风的医院,滨洲华海医院,河南白癜风的症状,物理性因素是如何诱发白癜风的

原标题:文人与香二三事

你好,我是拾文化。

这两三年的时间里,我跟你聊了很多关于文化的事。最近一点时间,我也尝试着把一些自己喜欢的好用的东西推荐给你,如此说来,我们很像素未谋面的好朋友,了解彼此,但好像又缺了点什么。

你好,我是拾文化。

我姓拾。拾,是中国民族文化传承中十种艺术类别的概要;拾,象征着在民族文化融合中的一种圆满。这个拾,更代表重拾文化。

“拾风于市,藏雅于舍”。我更愿意把自己收藏的文化们,交给你。

比如,香道。流传几千年的中国艺术,到现在几乎中断。而传入日本后,被人家玩到了道的层面。在这样一段历史的岁月中,我们遗失了香道。

因为可惜,所以不惜代价,我找到很多真正钻研香道的朋友。然后,我们聚在这里——“香道风物”。我们想通过这个平台,找到一大波喜欢香,或者准备喜欢香的人。

转载一篇,你读读看,如果感兴趣,文末有二维码,关注吧。

本文摘自拾文化旗下香道平台

香道风物

用香文化在中华大地上历史悠久,是华夏文明的象征,它与茶文化、插花文化并称为中国的三大文化现象。到了魏晋时,熏香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。

唐宋以来,随着外来香料的大量输入,逐渐形成了以文人为主导的用香文化。各种香具、香料、香谱、香仪都日趋完善,并留下了诸多关于香事的诗词歌赋。

中国古代香文化的发展离不开文人雅士的重要推动,历代文人诗词、画作和香学著作都记录了大量文人与香的密切关联。

他们不仅品香,很多还亲自编撰香谱、制作合香、设计香具、制定香席仪规等,并将其内化为一种生活美学和哲思。

香是古代文人生活中不可替代的风雅之事。

著书立作

古时文人亲自制香来表达自身的精神追求,焚香作为一种艺术活动不同于书画可长久留世,香飘烟散之后便无可被后人追忆。

他们借着书立作的方式将香方香谱加以整理记录,也有对品香用香之心得的记载,这些文字留存至今的以宋代以后为多,成为还原古时用香文化场景的重要依据。

宋朝香事发展至鼎盛,众多文人编撰整理香方香谱,但有些已佚失,仅存书名。

洪刍的《香谱》是北宋较早的记录香谱的著作,也是现今保存较为完整的香谱类著作之一。它广泛收罗历代合香配方、用香方法和用香史料,并通过用香事项对上下两卷进行了四大分类:香之品、香之异、香之事和香之法,此分类也被后来各家香谱的撰写所沿用。

此外宋代还有陈敬之《陈氏香谱》、颜持约之《香史》、范成大之《桂海香志》、叶廷珪之 《名香谱》等著作问世。

江南富庶,文人与香事更多。可查证的香事著作有周嘉胄的《香乘》、屠隆的《考盘余事》、高濂的《遵生八笺·燕闲清赏》、文震亨的《长物志·香茗》、沈立之的《香谱》等。

其中周嘉胄的《香乘》为历代香学文化的集大成者,此书竭尽二十余年之力着写,旁征博引,所有研究香学者必以此书为首。

全书共二十八卷,书中涉及香事香料的史、谱、记、卷、录的文献总结,辑明代以前香事香料,十分详尽,该书被收录于《四库全书》子部谱录类。

吟诗颂香

“独坐闲无事,烧香赋小诗”,吟诗咏香是文人雅士品香后的风雅见证。

对于风雅的文人而言,香不仅仅散发气味,不同的香所含有的微妙气息更是有语言、有灵魂的。

文人对香的描述经常用到通感的修辞,如黄庭坚曾形容“韩魏公浓梅香方”的香气如“嫩寒清晓,行孤山篱落间”。

唐代诗人李贺的《神弦》:“女巫浇酒云满空,玉炉炭火香冬冬。”

咏香诗词中也见比喻的修辞,如陆游《焚香赋》形容香气“绵绵如皋端之息”“蔼蔼如山穴之云”,迷蒙清幽的情景跃然眼前。

又如宋代陈去非的《焚香》:“明窗延静书,默坐消尘缘。即将无限意,寓此一炷烟。当时戒定慧,妙供均人天。我岂不清友,于今心醒然。炉烟袅孤碧,云缕霏数千。悠然凌空去,缥缈随风还。世事有过现,熏性无变迁。应是水中月,波定还自圆。”

雅集斗香

燕居焚香是古代文人的一种生活方式,文人雅士常在花园 庭院或幽室之中设香席以“试香”,士人借香这种媒介相聚,寻求共同的精神追求。

周嘉胄《香乘》卷十一有载,“韦武间为雅会,各携名香,比试优劣,曰香会”,说的是雅会斗香。

品香斗香时需要有一系列规则指引,除了对香气的风格、香雾的形态、留香的时间等香料本身的品质的考评以外,对焚香的环境要求也极为考究苛刻。

从香具的形制、材质,到香几、香桌的配搭,再到周围光、声、色环境的配合,力求与香品的气质相辅相成,不得产生违和之感。因此文人雅士对香席仪规也自有一些审美规范,不同的焚香情景和状态应配以不同的香具。

明文震亨《长物志》中有说,在花园中焚香,最适合在天然形成的山石之上放置木鼎式的香炉,便更见山林野趣,有返璞归真之感。在香室中,则常布置一些用于观赏的名贵沉香,形如山峦起伏的沉香木,配以托盘托架,谓之沉香山子。

如苏轼《沉香山子赋》中描述海南沉香:“宛彼小山,巉然可欣。如太华之倚天,象小孤之插云。”此外,香室中通常还挂画、插花,挂画宜高,且室内只能挂一幅,若两壁或左右相对悬挂,则俗。

花以素净洁白、含苞未放者为好,否则艳丽盛放之花繁华喧闹,无法勾画出香室枯淡和令人期待的意境。

《长物志》中还有提到如何布置香室:

在日常使用的坐几之上放置一个日式小几,上面放置一个香炉,一个盛放生香和熟香的大香盒,两个盛放沉香和香饼一类的小香盒,一个盛放香匙香筷的香瓶。室内不可同时出现两个香炉,不可将香炉放置在靠近挂画的桌子上,也不可将瓶子和盒子对列摆放,这些都是俗套的做法。此外在香炉的选用上也有讲究,夏天适合用陶瓷香炉,冬季适合使用铜质香炉。

怡情悦兴

文人雅士爱香用香,不但焚之,也常要风雅蕴藉、暗香浮动。将阴干香草制成的香囊系于衣袖中的肘臂上,香气自袖筒中隐隐散出,可谓袖底生香。

唐冯贽《云仙杂记·大雅之文》中有记:“柳宗元得韩愈所寄诗,先以蔷薇露灌手,熏玉蕤香后发读,曰:‘大雅之文,正当如是。’”

可见,用香已被文人内化为日常的修行,更有尊敬与礼节的意味在。士人亦以香熏书,不仅可以防虫,阅读时更有缕缕暗香袭来。

明屠龙在《考盘余事·书笺》中提到,在梅雨季节来临之前收纳图书,将书晒至干燥,放入柜中,将芸香、麝香、樟脑一并放入,并以纸糊门,可以防止蠹(蛀书虫)蛀。

古代文人也在墨中添加香料,书画时墨汁清香,提神醒脑,同时亦可为书画防虫。

香事更是士人描写闺阁绣闼精致生活和无尽闺怨不可或缺的意向,是文人风雅情趣的见证。冒襄在《影梅庵忆语》卷三中大篇幅描写他与其妾秦淮名姝董小宛静坐香阁、细品名香的画面。

“历半夜,一香凝然,不焦不竭,郁勃氤氲,纯是糖结。热香间有梅英半舒,荷鹅梨蜜脾之气,静参鼻观。”试想炉中香烟氤氲,红袖在侧,斜倚熏篮,与其一起细想闺怨,此情此景浪漫不已。

在追逐功利效率的今天,快捷粗暴的生活方式代替了古代精致风雅的慢生活,如若能像古代士人般焚香默坐,卸掉繁忙压力,或许能别有一番感受。

-END-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山东白癜风是否遗传